河南洛阳再现陆浑戎王级大墓 为中华文明形成过程中的民族融合与发展提供实证_光明网

0 Comments

河南洛阳再现陆浑戎王级大墓 为中华文明形成过程中的民族融合与发展提供实证_光明网
光亮日报记者 王胜昔 光亮日报通讯员 智 慧出土的编钟?潘立阁摄/光亮图片  整套的编钟、编磬,保存较好的陪葬车马坑,数量很多的骨贝及陶、玉、金、玛瑙、漆器……近来,在坐落河南洛阳的徐阳墓地,跟着一系列丰盛的随葬品相继出土,一座2600多年前的陆浑戎王级大墓(编号M15)出现在世人面前,这也是徐阳墓地考古开掘的第二座王级大墓。专家以为,其对探究中华文明构成过程中的民族交融与展开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随葬品及丧葬风俗指明墓主戎人身份  12月2日,徐阳墓地考古工地寒风凛冽,洛阳市文物考古研讨院的作业人员正在有序推动考古开掘作业。走近新开掘的墓室能够看到,黑灰色的泥土中,有不少其时的贝币散落四处。在墓室东侧,整套的编钟、编磬摆放有序,斑纹明晰、款式精巧。  “从这些高标准的随葬品及墓葬周围散布的陪葬车马坑,能够推断出这是一座陆浑戎王级大墓。”考古开掘现场负责人吴业恒介绍,这座大墓长7.85米、宽5.5米、深6.8米,葬具为一棺一椁,历经2000多年,虽然椁顶及侧板已迂腐,但棺木上的赤色漆皮仍然艳丽。此外,墓内还发现了铜车马器、玉璜、玉扳指儿、骨镳及陶、玉、金、玛瑙、漆器等随葬品。  最特别的是,墓室内发现6具遗骸,考古人员估测其间一具可能是墓主人,别的5具是殉葬者。“该墓葬所发现的以人殉葬、贝币陪葬及在车马坑或墓内放置马牛羊头蹄等行为,都和华夏区域的丧葬风俗不同,可是和西北戎族、狄族的丧葬风俗相符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讨院院长史家珍介绍,从随葬品和丧葬风俗来看,该墓葬与这一区域出土的其他墓葬共同,为承认陆浑戎墓供给了更多依据,而随葬铜礼器、车舆规制等则显现其遭到同时期华夏文明的激烈影响。  出土文物器型和纹饰契合春秋时期特征  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徐阳墓地在文物考古界知名度颇高。它坐落洛阳市伊川县鸣皋镇徐阳村一带,墓葬首要散布在以徐阳村为中心的顺阳河及其支流两岸台地上,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墓地地点地地形平整,丘陵环抱,西、北有陆浑西山和鹿蹄山,东、南为伊河西岸开阔谷地。  2013年夏,伊川县鸣皋镇徐阳村邻近盗墓活动猖狂,洛阳市文物考古研讨院对徐阳墓地展开主动性考古开掘。经过勘探,考古作业者惊喜地发现了2600年前的陆浑戎墓葬群,这是华夏区域初次发现的戎人遗存。2015年,徐阳墓地当选“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2016年入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并荣获我国考古学会郊野考古奖三等奖。  自2013年至今,洛阳市文物考古研讨院对徐阳墓地展开了接连考古开掘作业。到现在,共整理墓葬150座,其间大中型墓葬12座。在大型墓葬中,出土了编钟、编磬、青铜及玉石质礼器,小型墓葬中普遍存在单耳陶罐随葬品等。  徐阳墓地墓葬及车马坑以东西向为主,极少数南北向。葬具均为木棺,大型墓葬葬具为一棺一椁,小型墓葬葬具均为单棺,大、中型墓葬均有与之对应的陪葬车马坑或马牛羊头蹄祭祀坑。虽然现在徐阳墓地没有发现有清晰编年的遗物,但从墓葬形制、陶器组合、铜器、骨器纹饰特征等估测其应为春秋时期的墓葬。比方,从已开掘墓葬中收集的蟠螭纹铜鼎、鬲等残片,从器型和纹饰等方面契合春秋时期这类铜器的典型特征。  进一步证明文献所载“戎人内迁伊洛”前史事件  在针对徐阳墓地考古新发现举行的座谈会上,来自我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讨所、国家博物馆、郑州大学等全国各地的考古专家共同以为,徐阳墓地对研讨陆浑戎这一族群,以及其时民族沟通交融现象有着非常重要的含义,也为深化跨学科协作研讨供给了杰出时机。  陆浑戎墓葬群为何会出现在洛阳伊川?《左传·僖公二十二年》中说到:“初平王之东迁也,辛有适伊川,见披发而祭于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其礼先亡矣。’秋,秦、晋迁陆浑之戎于伊川。”史家珍介绍,陆浑戎最早居于瓜州(今甘肃酒泉)邻近,后逐步东迁,他们首要迁居至卢氏(今三门峡卢氏县)一带与晋国结盟,后来因骁勇善战阻止秦国东进,于公元前638年,受秦国、晋国唆使迁至伊川区域,成为春秋中后期缓冲晋楚之间联系的小国。公元前525年,晋国伐陆,陆浑戎消失在前史长河中。  陆浑水库、陆浑村、陆浑岭、陆浑关、陆浑山……在洛阳,带“陆浑”二字的地名不少,这些都是陆浑戎在前史中留下的印迹。而徐阳墓地的一系列考古发现,也进一步证明了文献所载“戎人内迁伊洛”的前史事件,为研讨春秋战国时期民族交融、文明沟通与互动供给了重要材料。  据考证,陆浑戎活动的中心地域与徐阳墓地地点的涓水(今顺阳河)地理位置相符,其活动时刻也与徐阳墓地春秋中晚期遗存年代根本符合。我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讨所研讨员刘庆柱以为,新发现墓葬表现出的文明交融与嬗变,表现了中华文明“有容乃大”的特征,是中华文明五千年兼收并蓄民族交融的实证。  现在,徐阳墓地的考古开掘作业还在进行,等待有更多新的发现浮出水面。  《光亮日报》( 2020年12月04日?09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